“流浪者日誌” - 尋找司馬庫斯舊部落

流浪者日誌
發表於2019/02/22
加入收藏

司馬庫斯,一個新竹深山中的小村落,由於交通不便,由於電力供給很晚,因此有黑色部落之稱。即便是現在,要進到司馬庫斯也不能算是容易,除了路途遙遠之外,最令人害怕的就是他的路面,狹窄彎曲,陡峭碎石,我是絕對不敢開車進去的,但是這樣的道路成為了單車挑戰的熱門路線,有些人就是喜歡挑戰這樣的路線。我也算是其中之一?過去,不知道是哪根筋不對勁,就和朋友一起從新竹騎著公路車去司馬庫斯睡了一晚。現在,為了應付即將到來的日本BIKEPACKING之旅,我決定再用我的旅行車騎他個一趟。既然是BIKEPACKING當然少不了露營,司馬庫斯住宿除了大家比較知道的司馬庫斯旅館之外,在部落的後方,還有一個司馬庫斯舊部落,那邊有著不插電營地,對於崇尚自然的Bikepacker來說在適合不過了。話雖如此,這個不插電營地我也只有聽過流浪的學長描述過,並沒有自己去過那個地方,對於司馬庫斯後面有著什麼,舊部落是個什麼樣的地方,我是完全沒有概念。但就是這樣才好玩啊!跟我的好友荒野廚神阿哲師約了一下,我們就從台北開車到泰岡,從泰岡開始騎車出發,我也是很想從新竹開始騎,但是考慮到旅行車和行李的重量還是從泰岡出發比較保險,畢竟以前騎公路車的時候就累個半死。從泰岡道司馬庫斯林道山門的路雖然陡,但是慢慢踩都能上得去,畢竟跟後面的司馬庫斯林道比起來,這裡只是開胃小菜。隨著道路提升海拔,慢慢地看到對面的宇老,此時我們也來到了司馬庫斯的山門,碎石陡坡地獄的入口。司馬庫斯林道前四公里是水泥路抖下坡,這邊只要穩穩按煞車,不是太大的問題,問題在於後面的12公里陡坡。記得上次騎公路車的時候這十六公里的司馬庫斯林道花了我四個小時,這代表什麼,這代表我整路都在牽車。。。我這次是騎碟煞車,下坡輕輕鬆,阿哲師就不一樣了,他是腳煞,這四公里就折磨她了,來到司馬庫斯大橋,我們遇到了第一個考驗。有人在橋下釣魚露營,看起來悠閒自在,好不歡樂,這個考驗,並不是肉體上的考驗,而是內心。在煉獄的入口,我們看到的是一片桃源鄉,我們可以選擇停在此處逍遙,沒有什麼損失,只是我們就再也無法抵達我們的目的地。由於體力的消耗加上內心的天人交戰,我們在橋上休息了超過三十分鐘,阿哲師甚至下切到溪邊,實際探索了一下適合扎營的地點。但是在我們幾番討論之後,我們還是毅然決然的騎上單車朝著目標前進。決心這種東西就是下了來讓自己後悔的,我大概只爬一個坡就開始懷念剛剛那個營地了,但是剛剛跟阿哲師講話講的這麼滿,現在也沒有臉說要回頭,只能硬著頭皮慢慢騎,騎不動,就牽車吧。相較於我,阿哲師的狀況更為嚴峻,除了他的變速尺比比我重外,他水還帶的不夠,在這豔陽下缺水爬陡坡是件非常恐怖的事,他中途還很興奮的跑來跟我說:「阿茅,我剛剛在路上撿到人家喝剩的礦泉水,我一口氣就喝光了XD。」你就知道他有多渴,還好路途上有條小河解救了我們的水荒。水壺打滿之後,我們就這樣推推騎騎,騎騎推推的來到傳說中的黑色部落:司馬庫斯。







我原本以為舊部落舊在司馬庫斯稍微後面一點,但是當我和村民稍微問了一下才知道我錯了,舊部落和司馬庫斯還有一小段距離,尤其對我們這兩個筋疲力盡的人來說更有。這時證明了我決定從秀巒出發的決定是正確的,距離天黑還有一小段時間,我們可以司馬庫斯雜貨店稍作休息,進行點補給再繼續我們探索的旅程。基本上簡單的補給我們自己身都有,要補的,當然就是載不動燃料,呆灣必魯。運動過後能喝上這一瓶真的是一個爽字,不過我們後面還有一段要騎就是了。。。


前往舊部落的路途讓我感到特別漫長,其中推車牽車一定有的,但我覺得會讓我有如此感覺的原因主要是來自於不知道目的地在何處的不安還有太陽即將下山的壓力。還好,雖然我軟弱的內心覺得很遠,但我們仍然在太陽下山之前來到舊部落營地。此時的營地已經有不少汽機車露營的朋友先到了,我和阿哲師只能在剩下的營位中尋找我們今晚的家。我們雖然說是來露營,但我們帶的傢伙都有點特別,阿哲師帶的是吊床帳篷,這個營地空地處沒有留什麼樹,他只好搭到邊坡上去,雖然看到一個人來到到露營區不好好在營位上扎營有點好笑,但是不得不說他的吊床帳篷看起來真的是很舒適。我的帳篷跟阿哲師帶的剛好相反,隨處可搭。正確來說,我帶的並不是帳篷,我帶的只是一張露宿袋,基本上我就是選了個舒適的地方撲了就睡。看了看我們的住處,一個睡在樹林之中,一個佔地大概只有半坪,相對於其他鄰居開著汽車帶著豪華的客廳帳,內心小小的感覺我們付的營地費用有點不划算XD。

和阿哲師出來,吃,一直是我所最期待的事。在他碩大的行李中自己裝備等等大概只有兩成,其他八成,都是他準備來餵飽夥伴的美酒佳餚。沒有錯,他就是會讓你在深山之中都能品嘗到紅酒的荒野廚神:阿哲師。為了吃到他做的菜,我願意翻過一個一個的山頭。飢腸轆轆的我看著料理中的阿哲師,我的眼神,宛若盤旋在屍體上方的禿鷹,潛伏在草叢後方的獅子,雖時準備出擊。阿哲師從袋子拿出一塊肉,我問他:『這是雞嗎?』他回我:『這是鴨胸。』我的老天鵝啊,我連在平地都沒什麼吃的鴨胸,今天竟然讓我在這深山中的深山吃到。阿哲師不只做菜好吃,做菜速度也很迅速,有些菜是他在家中就已經先做過前處理了,用不了多久時間阿哲師上菜了,今日的菜單:泡菜牛筋普羅旺斯、燉菜拌起司餃子、香煎鴨胸佐紅酒無花果醬。
我不敢相信可以在山上吃到這樣的菜色,鴨胸鮮嫩多汁,不柴不乾,搭配甘甜的無花果醬在我舌尖演奏起了悅耳協調的雙重奏。泡菜牛筋,是阿哲師口中的失敗作,由於袋子漏水,原本被阿哲師煎的香脆的牛筋變得軟啪啪,我是不知道如果成功的話這道菜會有多好吃,我只知道就連失敗的作品,都讓我後悔沒有帶幾碗飯上來配。起司餃子的豐富熱量更是恢復了我今天消耗的體能,讓我今天的努力都獲得了回報。

酒足飯飽,黑夜也跟著來臨,為了明天的氣力,我們洗完澡後各自回帳就寢。夜晚,我被一陣尿意吵醒,鑽出露宿袋的同時滿天星斗壓在我的面前,那個震撼感讓我忘了原本起床的目的,拿起手邊的相機開始拍照,可惜我的單車沒有腳架,站不起來,只能請阿哲師的愛駒來當主角。然後第二天早上阿哲師就來問我為何沒有叫他起床了XD。



早晨,晨光喚醒了在露宿袋中的我,鑽出露宿帶,看到的是被朝陽染成金黃綠色的山巒,耳朵聽到的是早起吃蟲的鳥叫聲以及還沒吃早餐的我的肚子的哀鳴。轉頭望像阿哲師的帳篷,正巧看到帶著鍋子爐子朝我走來的阿哲師。那個瞬間,我看到他的頭髮在風中飄揚,身後開滿玫瑰花,走路是慢動作那種,他就像是來將我從飢餓中解救出來的王子,差點就戀愛惹,可惜我喜歡的是女人。阿哲王子,不。。阿哲師早上準備的是漢堡排三明治,不像我都是隨便吃吃,他還會把麵包烤的香香脆脆,融化的起士和肥美的牛肉在我咬下第一口時在我嘴中炸裂噴汁,啊啊啊啊啊,那個滋味就是動漫中會發光,衣服會報衫的那種好吃。



沐浴在早晨的暖陽之中,我們享用完了豐富的的早餐,稍微整理行李,繼續營地東逛西晃,隨處拍照,想要多帶走一些回憶,我們捨不得踏上歸途,除了不想離開這座世外桃源之外,內心深處最不想面對的是要把來時坡再騎一次。然而,我們並不屬於這裡,我們一定得面對,騎吧少年,翻山越嶺,往家的方向騎吧。

流浪網誌版:https://bikepackermrmao.weebly.com/bikepacking-diary/5795787
流浪者日誌: www.facebook.com/Bikepackingeverywhere/






https://bikepackermrmao.weebly.com/bikepacking-diary/5795787?fbclid=IwAR0ic2uBNKdp1l6RDiCEkL-FbGunhGKnSQPiBDyD5I8B9zYQJHfbh1s1_aA